够美的社区工作者

文章正文
2020-02-29 19:38

  大大眼睛,扎着马尾辫,挂着胸牌,厚厚的羽绒服,厚厚的口罩,手持大喇叭,肩挎挎包,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社区工作者小刘一身别样行头。

  “挎包里必定是化妆品!”“这还像干工作的样子吗?”直到有一天,小刘的手机因为打得发烫不能再工作了,这时候,只见她不慌不忙,取下挎包,打开,从里面取出另外一个手机,接着打起来,丝毫不耽搁。有细心人看见,小刘肩挎包里,竟有3个充电器、另外一个手机和所有居民信息表格。

  初见小刘,是在她所在的小区。她背着喷雾器消杀回来,汗水把头发濡湿成一绺一绺的,还冒着热气。“这姑娘,就是小刘”,有人向我介绍。

  小刘是上次居委会换届才进入居委会的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乱了包括小刘在内的人们平静有序的日子。外防输入、内防扩散,社区是最有效的防线。县里根据防疫县情,有针对性地提出“不留一颗疫情‘种子’”,人进疫退,无条件可讲,小刘没日没夜地投身到小区里密切接触者、发热病人、居家隔离观察者、外地“三返”人员和流动人口等五类人员的摸排。她每天推送疫情防控的实时信息,为居民答疑解惑,消除居民恐慌情绪。

  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;基层不抓,一盘散沙。忙了20多天疫情防控工作,小刘对此有着深深体会。

  小刘清晰地记得,2月4日,面对一对从湖北自驾来探亲的夫妻,小刘照例用手持体温枪测温后,男性住客体温显示偏高。“该不会是体温枪出了问题吧?”秉持谨慎态度,她又换了两把体温枪、一支水银温度计进行了3次测温,结果仍显示数值处于临界点。然而当事人认为自己身体没有明显异常,强烈抵触前往医院诊断。“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我知道您的顾虑,可您是男同志,是家里的顶梁柱。到正规医院检查后,您自己放心,周边的人也安心,这不是皆大欢喜吗?”冒着可能被感染的风险,小刘耐心与住客沟通。近两个小时苦口婆心地劝说后,这名住客终于同意到医院检查,经过医生诊断,温度和化验报告都无问题。“逢车必检,逢人必查,宁可十防九空,也要切断传染源。”虚惊一场,小刘也松了口气。

  为了不让居家隔离者生活乱了分寸,产生无助无力感,小刘把自己手机号码一户一份,对于有诉求的住户,随叫随到,成了他们的“双腿”。 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外出购买面粉被劝返回家,十几分钟后,老大爷想要的面粉让小刘送上了门。一位居家隔离的老人降压药用完了,由于各人所服的降压药不同,跑东家奔西家,小刘辗转多家药店终于买到,并亲手交给老人。

  小刘告诉我,她曾亲眼看见一名公职人员将疫情发生前购买的N95口罩兑换成一般口罩,有居民将自己富余的口罩等防护用品无偿提供给社区,交由社区调剂使用。

  “前方挑水,后方浇园,想一想那些一线医务人员被口罩勒到破皮的脸颊、被汗水浸到泛白的双手、被水珠泛满的护目镜、手术室外席地而眠的身影,想一想奔波在保障运行、调配资源、科研攻关、交通管理一线的千千万万的人们,我们社区工作者苦一点累一点,又算得了什么?”小刘认真地说。

  小刘,够美的社区工作者。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文章评论